提示:上古音欄目內部位置有所調整、所有功能都在、可仔細找找

2023新版感想

新加對聲母的分類功能

  「假借字繫聯查詢」功能一晃四年多了,過去是按韻部分類的,對韻部研究友好,對聲母研究不友好,用來對比上古聲母很麻煩,需要逐字挑選,勞精費神,樂趣全失。閒暇的時候,我也思考如何用聲母分類,但不管是新三家,還是傳統派,聲母都只能管字,管不住聲符。沒有頭緒,想不出好辦法。

  2021年,布之道《廣韻形聲考》問世,版本不斷更新,在這個共享文件裡,出現了一個叫「諧聲域」的概念。原理是,依據聲符在中古聲母中的分佈特點(諧聲系規律),把聲符分成17個「諧聲域」,認為它們對應17類(注意是類、不是個)上古聲母。雖然類似研究前人已有涉足,但如此完備、清晰、實用的成果,《廣韻形聲考》是第一個,審定了廣韻全部字。這正是「假借字繫聯查詢」想要的聲母分類方式。2023年12月初,我把《廣韻形聲考》(2022.09.30版)的17類「諧聲域」搬進了「假借字繫聯查詢」,從此該網頁聲母功力大增。

用假借字研究上古聲母的不足

  在最初的時候,我想用假借字來獨立求取聲母的類,預計能求取到12-15個類,但後來放棄了,做不到,主要原因是下:

  ①假借主要發生的韻部內(韻部間數量少),這樣分屬兩個韻部的聲符不一定能繫聯起來,比如良(陽部)-力(職部),聲母同類,但陽部-職部很少假借,良-力就不能繫聯。所以很難獨立使用假借材料求取完整的上古聲母的類,這是用假借字研究古聲母的先天缺陷。

  ②假借的誤釋不可避免,造成的錯誤繫聯較多,即材料噪聲大。誤釋雖然是人為的,但很難避免。很多假借字在可信和不可信之間,出於讀通文本的需要,誤釋會永遠存在,就像參加考試,不可能次次滿分。

  其中,①該聯的不聯,②不該聯的瞎聯,真相被假相掩蓋了。

用假借字研究上古聲母的優勢

  那假借字不堪一用了哦?不是的,相反,它有獨特的、頂級的優勢。

  前段時間,小站的「聲符的類和界」做好,裡頭出現了一個大問題:如果該聲符的字少,那麼它的諧聲類型很難判斷,無法給聲符分類,當字數少於5個時,只能聽天由命了。也就是說,獨立使用形聲字證據,大約可敲定75%聲符、剩下25%聲符無法可靠歸類。對此我和李豪交流,他認同這是形聲字研究模型的先天不足,是無法解決的。

  這下,假借字可以出場了:那些無法敲定的聲符,可以去假借字裡驗,看它們和誰通假,因為75%的聲符我們已經知道了。通過這個方法,剩下的25%聲符大部分也可解決。

  這樣,上古聲母類的正確路線清晰了:先用形聲字求取聲符的類,可得到一個毛坯房,再用假借字對毛坯房裝修,可補足細節、修正枝葉,如此,一個完整、齊備的聲母歸類就可得到。恰當利用形聲字、假借字的優勢,彌補了兩者劣勢,爭取得到一個最大化的結果。

形聲字證據和假借字證據是否有矛盾?

  這是焦點問題,當然是有的。

  比如:L系-T系在廣韻字裡分得很嚴格,在假借字中有混。

  我們知道,上古L系-T系聲母在廣韻字裡是涇渭分明的。如何得知呢?因為在廣韻字裡,所有聲符下,「定母沾以就不沾端」這條規矩是基本嚴格的,除了特殊的幾類「多」系字,例外很少(統計《廣韻形聲考》有11字例外,佔典型L系全部字的0.4%,是微乎其微的),如果L系-T系混了,這些聲符會發生常見的定-端諧聲現象,實際未發生,說明廣韻的L系-T系未混(這個推測沒有循環論證)。但在通假字裡,L系-T系有較多混淆(在首頁「聲系」中選擇L和T,自己可逐個對假借對辨認)

  就這個例子來說,傳世文字(廣韻字)竟然比秦漢出土用字還「更古」一些。

  諧聲域主要依據形聲字證據,現在放入假借字裡,初步使用下來,基本合腳,假借字裡能聚合為類的聲符,諧聲域也基本相同。這說明,形聲字證據和假借字證據在上古聲母表現上大體一致,這是兩者可以參照研究的基礎。但是呢,我們不能預設兩者完全一樣,矛盾可幫助我們更深刻地認識上古漢語的譜系。

為何不使用上古音的直接成果?

  這麼費勁!為何不直接用新三家成果呢?

  諧聲、假借、異讀的規律,屬於樁基工程、根基研究,是辨偽、推進、創新上古音研究的基礎,是不可以套用現成上古音成果的,否則就變成循環論證了。所以,做這個事情的時候,要完全忘記白一平-沙加爾說了什麼、鄭張尚芳說了什麼……

站長

2023-12-05

古音小鏡·通假字繫聯查詢
 
蘇ICP備17001294號 | 0.51MB 0.72MB 0.008s | 材料如有冒犯通知即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