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上古音欄目內部位置有所調整、所有功能都在、可仔細找找

「羌語素」欄目對羌語群語音的特殊處理

Special processing of Qiangic morphemes in speech

一、羌語群語音的特殊性

  羌語群是成都西邊大山裡一群差異極大的語言,儘管教科書和論文都強調它們的古老性,比如豐富的複輔音、複雜的語法等,但仔細觀察這些語言,它們在語音上是激進的、創新的、高速的。 這些語言,可能在很早、很早以前就完成了音節簡化,變成了彝語那樣簡單的發音(或者認為它們是最古多音節語的原始狀態?),為了彌補語義辨識、消除歧義,它們較早發展出多音節構詞、構形,在隨後的時間裡,一些高頻語素發生了弱化,音節之間發生粘合,變成了複輔音、複韻尾,比如:

  兩個語素粘合:ga-mo => gmo

  產生了一個gm-複輔音。

  再疊加一個語素粘合:se-gmo => sgmo。

  產生了一個sgm-複輔音。

  時間一久,人們逐漸忘記了這些實語素本來的意義,有的語言,像北部、西部嘉絨語,已產生了幾百個複輔音。

  其中複韻尾的粘合原理,在孫宏開寫《羌語簡志》時已被發現。支持這個原理的原因是:這些複輔音、複韻尾粘合前的多音節原始狀態能在羌語群的一些分支語言裡找到。

  由於語素的組合是偶然的,所以羌語群的複輔音往往不講究省力原則,也不講究音系的經濟性、結構和合理性。

  考慮到這些複輔音、複韻尾的新生性,小站在處理羌語音時採取了「掐頭去尾」的做法,削去冠音和尾音,只比較音節的核心部分,比如音節sgmoks,參與對應詞比較時,只比較中間的mo。這種方法雖然比較粗糙,但不下猛藥,搞不定羌語素。

sgmoks
冠音 聲母 韻母 尾音
sg m o ks
不比較 參與比較 參與比較 不比較
這個音節在古音小鏡寫為:sg·mo[ks]

  「掐頭去尾」的具體做法是:

  (1)複聲母只保留最接近韻母的那個音,其餘為冠音,不參與比較,除PL、KL例外(L可以是l/r/ʐ),它們不分離冠音,作為整體保留。

  (2)輔音韻尾除-n/-ŋ/鼻化/兒化外都算作尾音,不參與比較,保留-n/-ŋ/鼻化主要考慮漢借詞常使用它們。

  (3)聲調是羌語群語言的次要成分,缺乏全局對應性,不參與比較。

  這雖然不完全符合語音分析的要求,但有利於操作,有利於提升信噪比,有利於找到對應詞。

二、冠音和尾音的驗證

  音節去處冠音、尾音後進行對比,利用語音對應原理找到對應詞,再觀察這些對應詞的冠音、尾音,看是否具有對應規律,這樣可以探索冠音、尾音的性質。

  結論是:羌語群冠音、尾音在近親語言中對應性明顯,但在整個語支中缺乏良好的全局對應性。

爾龔語道孚話 <=> 扎巴語(篩閾值:1.8)
這是兩個遠親語言,雖然兩者都擁有較多的冠音比例(分別為30.5%和17%),但交集不多,道孚話大部分冠音在扎巴話裡沒有冠音,扎巴話大部分冠音在道孚話裡也沒有冠音。
爾瑪語蘆花話 <=> 嘉絨語理縣話(篩閾值:1.8)
這也是兩個遠親語言,兩者冠音比例分別為12%和17.5%,交集也不多,但在s等少數冠音上有對應。
嘉絨語梭磨話 <=> 嘉絨語草登話 (篩閾值:1.8)
這是兩個近親語言,分別為東部嘉絨語、北部嘉絨語,兩者有較多的冠音對應,比如s-、r-、n-、m-等。
這裡 可查看所有羌語群語言的冠音、尾音對應關係。

三、羌語群是高難度的研究語言

  通過上面這些對應圖(包括鏈接裡未顯示的),大體可知羌語群複輔音、韻尾的底,擋在面前有兩關:①羌語群創新的複輔音、②羌語群古藏語借詞的複輔音,這兩層面紗揭開後才是羌語群的原始複輔音(還有多少呢?),才能用於構擬漢藏語。再加上複雜的語法,羌語群是高難度的研究語言,需要大量精力和智力,若路線不對終其一生也可能所獲有限。考慮到它的難度以及對時間的巨大消耗,小站以後不會再深入這個語支,僅此匆匆一瞥。

四、網頁的不足

  (1)羌語群語言有很多前綴音節、後綴音節,現只對出現頻率高的前、後綴音節進行了程序批量標準,未標註的前、後綴音節會參與語素對比,造成訛誤。

  (2)帶*的語言點,記音未分開音節,切分時容易造成錯誤,比如matsa,可能是ma-tsa,也可能是mat-sa。

  (3)這個功能的完善,需要很多時間消耗,小站暫沒有條件去推進它,目前的樣子是很初步的。因為語素沒有被標註,它只能從雜亂的音節中去配比信息,信噪比是較低的,如果常用語素被標註,對齊會越來越好,它的準確性會越來越高,目前還達不到精確的效果,一些明顯的對應音節沒能被聯繫,一些明顯不對應音節卻存在錯誤連線,目前只能滿足部分使用需要。

 
蘇ICP備17001294號 | 0.54MB 0.72MB 0.006s | 材料如有冒犯通知即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