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上古音欄目內部位置有所調整、所有功能都在、可仔細找找
僰語群 白語  土家語  景頗語  獨龍語  納西語 

30

8000年7000年6000年5000年4000年3000年2000年1000年0時間參考(距今)www.kaom.net土家語北·碗米坡土家語北·靛房土家語北·陽朝土家語南·潭溪白語·大理白語·劍川白語·鶴慶白語·祥雲白語·隆陽白語·五華白語·元江白語·丘北白語·蘭坪白語·雲龍白語·維西白語·瀘水納西語東·永寧話納西語東·格薩拉話納西語西·大研話納西語西·寶山話納西語西·三垻話納西語西·麗江垻話納西語東·北渠垻話納西語東·瑪麗瑪薩話景頗語·耿馬景頗語·盈江景頗語·瑞麗獨龍語·獨龍江獨龍語·丙中洛阿儂語·福貢
附:僰樹印象

  學界沒有「僰語群」的說法,它是古音小鏡的分組,相當於「漢藏語系的中國西南遠古分化語」,包含白語、土家語、納西語、景頗語、獨龍語(含阿儂語)五種。

年代格局

  僰語群裡的任何語言,和藏語群、羌語群、尼語群都是非常遙遠的(只有一個例外:納西語和羌語群的納木依語、普米語相對較近些,但和其他羌語群語言同樣非常遙遠)。 遙遠到什麼程度呢?以古音小鏡的時間標準,是5000-6000年,接近藏緬語的極限差異。僰語群內部語言之間,也是非常遙遠的,也達到5000-6000年。 這是一組遠古分化語,不是譜系意義的語族或語支,他們在石器時代就分家了。

  在馬蒂索夫(Matisoff)的STEDT數據庫中,白語、土家語、獨龍語都是獨立的一級組,納西語位於緬彝語組下,景頗語位於東北印度語群下的博多-嘉洛組下。

漢借詞影響

  這些語言裡,白語、土家語、西部納西語都接受了很多漢語詞,尤其白語、土家語特別發達。 但也有好消息,材料中的瀘水白語、靛房土家語,漢借詞很少、不發達,這兩個語言點是本網頁判斷白語、土家語譜系位置的依據。 東部納西語(摩梭語)漢借詞也很少、不發達,是判斷納西語譜系位置的依據。在小心翼翼識別漢借詞後,他們的譜系關係是可以清晰探索的。

  漢借詞的多寡可以從異常數值看出,比如白語-土家語之間,理論數值應很小,且用各方言對比應基本一致,如果各方言對比很不一致,數值忽大忽小,那麼可以判斷那些高值是漢借詞的影響。

關係判斷

  如果「僰語群對應詞表」沒有大問題,可做以下推斷:

   [景頗語-獨龍語]有相對較多對應詞(均值約16%),是五類語言裡最近的兩類,推測兩者共祖時間距今約3500-4000年。

   納西語和[景頗語-獨龍語]的差異等距(均值約11%),且小於後兩者之間(均值約16%),可推測納西語位於後兩者的譜系上位,推測三者共祖時間距今約5000年。

   白語和[納西語-[景頗-獨龍語]]差異等距(均值約8%),且小於後兩者之間(均值約11%),可推測白語位於後三者的譜系上位,推測四者共祖時間距今約6000年。

   土家語:①和[納西語-[景頗語-獨龍語]]差異等距(均值也是8%),且小於後兩者之間(均值約11%),推測土家語位於後三者的譜系上位;②以漢借詞最少的靛房土家語作為衡量依據。綜合這兩點,認為土家語和白語地位相當或稍古,圖中類聚在關係樹最根部接近白語處。

  以上數值出自「僰語群對應詞表」。


站長 2024-5-30

附:關係樹原理
樹的原理 語音年輪:語音對應越弱 => 分化時間越長
樹形由「對應詞表」決定,樹齡由古音小鏡推定。對應詞表(見另一個網頁)是程序找出的音節對應比例(例如:兩語言詞表,相同義項上各存在5000個不去重音節,程序發現有2500個音節存在語音對應,那麼比例是50%),即語音對應的強弱。數值越小,分化時間越長,數值越大,分化時間越短,以此形成樹形。
語音對應須同時滿足2個條件:
① 音類實際接觸須大於隨機概率。
② 音類實際接觸較隨機概率的富餘須大於後者的不確定程度(滿足信噪比要求 詳見此)。
特點 回歸語言學傳統:語音對應
不採用斯瓦迪士詞 採用全部詞
不採用編輯距離 採用概率對應
不採用人工找詞 採用整張詞表
局限 不區分固有詞和借詞,反映語言的綜合差異。
時間-數據的映射曲率尚未嚴格論證。
語素未經人工確認和標註,結論是初步的。
方法論差異 古音小鏡關係樹依據語音年輪,和詞彙年代學的結論相比,有的相同,有的不同,有的差異小,有的差異大。這是從兩個角度觀察事物,不是替代關係。古音小鏡保持探索方式的自由,不受已有見解約束,使結論具有獨立性。
 
蘇ICP備17001294號 | 0.96MB 1.25MB 0s | 材料如有冒犯通知即刪